网络性侵未成年人案相对隐蔽,需多方共治

广告位

鲍某涉嫌性侵养女星星(化名)案引发的讨论仍未结束,4月22日,四川绵阳一学校副校长吴某被指曾长期体罚、性骚扰学生,目前已被提职。针对相关议题讨论,近日,凤凰网视频、凤凰网公益邀请了北京市东城区源众家庭

鲍某涉嫌性侵养女星星(化名)案引发的讨论仍未结束,4月22日,四川绵阳一学校副校长吴某被指曾长期体罚、性骚扰学生,目前已被提职。

针对相关议题讨论,近日,凤凰网视频、凤凰网公益邀请了北京市东城区源众家庭与社区发展服务中心主任、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李莹,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副主任、律师于旭坤,和凤凰网副总编辑、女童保护基金负责人、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孙雪梅。他们特别提到网络性侵害的问题。

对于当前继续提高警惕的未成年遭性侵类型,于旭坤总结了三类:家庭内部性侵、校园性侵与网络性侵害。其中,鲍某案折射出了第一和第三个问题的严重性,四川绵阳吴某涉校园内性侵嫌疑。

孙雪梅重点指出了网络性侵的隐蔽性,“社交平台、贴吧论坛,在这样的虚拟空间里,很多孩子被隔空猥亵,他们的家长却在隔壁房间全然不知”。

以下为嘉宾观点实录。

问:除了熟人作案,目前在未成年遭性侵的案件中,还有哪些形式需要警惕?

于旭坤:关于性侵害未成年人的案件类型,有三类应该得到关注:一是家庭内部性侵,施暴人可能包括未成年人的父亲、养父、继父,或姨父、叔叔、姑父甚至是爷爷。二是校园性侵问题,主要是来自教职员工的性侵害。2018年10月,最高检向教育部发出一号检察建议,建议进一步健全完善预防性侵害的制度机制,依法严肃处理有关违法违纪人员等,加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。三是网络性侵问题,比如以招募童星的名义,威胁未成年人拍摄裸露视频。我认为,鲍某案折射出了第一和第三个问题的严重性。以上三类都应该得到所有人的密切关注。

孙雪梅:是的。关于网络性侵问题,最近我们就收到一封类似爆料的私信说,有人专门贩卖以儿童为取景对象的色情制品,用户加对方QQ好友后,他们再通过另一个QQ传输视频。爆料人说,他举报多次无果,因为作案团伙可以通过不断申请新QQ的方式,打一枪换一炮。这么多色情制品背后,被拍摄的孩子都是一个个受害者。

还有一个案例是有怀孕少女在某平台做直播。很多人怪直播平台,但有多少人去调查时谁让少女怀孕,追究他的刑事责任?

所以我们会发现,网络性侵案有不少问题待解决。谁来管、怎么立法、要建立怎样的发现和预警机制?社交平台、贴吧论坛,在这样的虚拟空间里,很多孩子被隔空猥亵,他们的家长却在隔壁房间全然不知。

于旭坤:现在关于网络性侵害的治理力度正逐步加强。有一些指导性案例中,对隔空猥亵追究了刑事责任。

今年3月1日正式实施的《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》,提到了平台的主体责任,严禁用户通过打擦边球的形式发布内容或参与评论。当然,也有平台开设了青少年使用模式,可它的操作相对复杂,很多家长和孩子还没有相关意识,也不知道怎么操作。

所以,关于预防网络性侵害的问题,需要家长、平台、学校、媒体、法律等多方共治与引导。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